西藏和平谈判,双方派出高规格代表团

西藏和平谈判,双方派出高规格代表团1951年4月17日,几位藏族人来到了中共中央西南局的办公地,领头一人就是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与中央人民政府谈判代表团全权首席谈判代表阿沛·阿旺晋美。

时任中共中央西南…

西藏和平谈判,双方派出高规格代表团
1951年4月17日,几位藏族人来到了中共中央西南局的办公地,领头一人就是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与中央人民政府谈判代表团全权首席谈判代表阿沛·阿旺晋美。

时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将和谈“十项条件”逐条向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做了解释。他表达了中共中央对维护祖国领土和主权完整统一的态度、加强民族团结的决心,也阐释了中共中央帮助西藏发展进步的信心。

1951年4月22日晚,北京火车站,西藏地方政府全权首席谈判代表阿沛·阿旺晋美率领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走下火车。

这次谈判,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都派出了高规格的代表。
中央人民政府方面,首席全权代表是政务院秘书长李维汉、时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张经武、第十八军军长张国华、西南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孙志远。
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有:首席全权代表噶伦阿沛·阿旺晋美,噶厦授权他负责此次谈判;西藏地方武装司令凯墨·索安旺堆、噶厦秘书长土丹旦达、四品僧官土登列门、二代本桑颇·登增顿珠,以及汉文翻译彭措扎西。

图:从左至右依次为桑颇·登增顿珠、凯墨·索安旺堆、阿沛·阿旺晋美、土丹旦达、土登列门
这是一张拍摄于1951年4月28日的老照片,阿沛率领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坐在周总理的身旁。周恩来总理向阿沛表达了自己的期望:“您拥护西藏和平,主张汉藏团结这个很好。在西藏内部问题上,您也要发挥作用。”

图:1951年4月28日周恩来总理宴请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
1951年4月29日,谈判从预备会议开始。阿沛首先表达了西藏地方政府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也是双方谈判的基础和前提。5月2日下午,举行第二次谈判。这次谈判的重点就是解放军进驻西藏问题。

朱晓明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原党组书记
李维汉首先阐明了进军西藏的必要性,既然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就应该欢迎解放军进军西藏。
阿沛紧接着发言。他认为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因为过去历代反动政府的欺骗压迫太多了,加之帝国主义国家反动分裂宣传,西藏上下对解放军都心存芥蒂。所以,西藏政府的意见是请解放军不要进藏。
张经武马上回应,既然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就没有理由拒绝解放军进藏。为了守护国防,进驻西藏就是关键。

图:西藏和平谈判现场
第二次谈判结束后,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以阿沛的名义向拉萨和亚东噶厦发电:“中央坚持要向边防派驻军队,是为了保卫国防安全,并不强制干涉西藏内部事务。中央不可能改变,如不接受,谈判进行不下去,无法达成协议。”
在电报的最后,阿沛还强调:“请尽快回复,如在二、三日得不到指示,代表团自行做主接受这一条,以利于谈判继续。”
电报发出的第二天,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就收到了亚东噶厦回电:“决定不接受解放军进藏。”
收到电报后代表团商议,既然噶厦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就应允许解放军进藏。为了尽早达成协议,西藏代表决定,接受中央关于进军的条件,回去后阿沛亲自向噶厦解释。
5月7日、10日双方又进行了两轮谈判,一系列难题均取得突破。然而,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摆在了谈判桌上,这就是班禅地位的问题。
而此时,十世班禅正在北京。

图:1951年4月27日十世班禅抵京
1951年5月1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隆重的劳动节庆祝游行。这一天,在天安门城楼上除了新中国的领导人等,还有十世班禅和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全权首席代表阿沛·阿旺晋美。
阿沛手捧哈达,恭恭敬敬地献给了毛泽东主席。毛泽东紧紧握住阿沛的手说:“你们要好好谈,有什么问题都摆在桌子上,可以争论,可以吵架,但不要分手,都是一家人。家里的事情要商量着办。”
虽然礼貌地接受了班禅,但关于班禅的地位问题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还是选择了回避。谈判中,西藏代表坚持说,自己没有受权谈班禅的问题。

图:西藏和平谈判现场
在班禅地位的问题上,谈判双方出现了分歧,中央人民政府早有预见。李维汉宣布,5月13日起谈判暂时休会。
5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孙志远和列席谈判的翻译平措旺杰走进北京饭店阿沛的房间。

协商从上午9时开始,一直持续到傍晚,突然孙志远说话了,他的话给谈判带来了一缕曙光。

朱晓明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原党组书记
孙志远说中央提出,恢复班禅和达赖的关系,是恢复九世班禅和十三世达赖和好时期的关系。阿沛一听他觉得这个可以接受,然后给西藏地方政府发了报。达赖也同意这个说法,实际上就承认了十世班禅继承了九世班禅的地位。
至此,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西藏和平解放的若干问题都已达成共识。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即《十七条协议》签字仪式隆重举行。

《十七条协议》的签订,标志着西藏实现和平解放。

图:1951年5月23日《十七条协议》签字仪式
协议能够顺利签订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经中共中央批准,在签订《十七条协议》的同时,中央人民政府还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两份协议附件,由于涉及军事机密,两份附件直到协议签署40年后,才分别于1991年和1995年得以公开。
这张照片拍摄于1951年6月的重庆,照片中时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走在最前面,他的身旁就是阿沛·阿旺晋美。为了落实协议,阿沛和西藏地方政府谈判代表团其他成员一起返回西藏。

然而此时达赖仍然在亚东。将协议原件以及两份附件带给亚东噶厦,劝说达赖喇嘛返回拉萨、拥护协议,就成为了更为紧迫的任务。